‼️舟游屌五光毛不要关注我谢谢‼️
破打游戏的,爬坑很快,人外爱好者,人傻屁话多

更新暂停

可以来QQ939297432找我!空间相册的内容比较全!而且不会被屏蔽()

微博不怎么发东西也不常用就算了吧hhh


更新一条:WordPress在用,可以从我置顶找链接,会把近期的东西都更新上去

  Lex把室内的除尘系统打开,他有段时间没回在圣城的住处,屋里有空气停滞的沉闷气味,他需要通风,以及一小时左右的熏香。

  ä»Šå¤©ä¹Ÿæ˜¯ä¼‘息日,Lex最近有些惰怠,比起他的额外工作,他花了更长的时间来放空自己,机器人的思维模式和人类不同,他其实不需要额外的条件,但他还是选择了安静。

  ç†é¦™çš„味道他调成了复合型,主调是薰衣草,搭着甜橙和柏木的气味,和他今天一样舒缓。指令一直有效,在禁用了一些联想词后,Lex感受放松。

  Marlene在他的熏香定时结束后到来,人类女性先是认真闻了闻,然后把自己摔进Lex身...

存存可爱台词!太可爱了都忘了按不用谢呜呜呜

Into the Light [1st Live] - Nintendo Sound Team

我好喜欢这首

也许会有一个时间线,我家那几个猎人和人类术士能真正放松地坐下来对着他们各自的队友对象聊一些愉快的事,机灵们也可以凑在一起聊它们自己的嘎殿或者别的事,光不是负担也不会再是负担,入睡后也不会再有一个接一个的梦。

  â€œæˆ‘在想,有时候变成vex好像也不错。”Lex看着自己刚换了外壳和着色器的机灵念到,金色的竖琴外壳机灵飘在他旁边赌气不理他,刨除没有那几根触须一样的物体,它现在确实像个缩小版的vex小三角。小三角,这是Lex的叫法,他对vex的爱从他把自己的虫骸头冠换成了门神的脑袋的样子就能看出来。

  å®ƒè‚¯å®šè®°å¾—那件事,他的exo猎人把那颗脑袋提上飞船的时候在轨道里停了好久,覆面遮着他的脸看不清表情,它只能从他的动作去判断他的状态。Aurora转了转,它看不出来Lex到底是处在什么样的情绪里,虫骸头冠让他看起来表情狰狞,但他的手指一直没离开那颗圆形组件的表面...

神秘的繁简翻译

  é—¨ç¥žçŒŽäººååˆ°äº†é‚£ä½æ³°å¦çš„旁边,他今天很闲,黑色猎人不见后他也懒得再去做那些赏金单,那可远没他一晚上赚得多,所以也有更多的时间到处走走看看,捧着他的机灵像那些exo一样去寻找过去。

  ä»–当然没找到什么,他把手肘支在腿上,像往常的放松一样望着远处,泰坦转头看他,他也就转过头用覆面上那颗圆形发光器回望。

  â€¦è¿˜æ˜¯å¾ˆæƒ³æ‘¸æ‘¸çœ‹ã€‚门神猎人的视线停在泰坦头盔上那处发光的长条突起,他确实伸出了手,用手甲的指尖轻蹭过那块儿的弧度。

  æ³°å¦æ„å¤–地没躲开,但是疑惑地出了声,听起来和他一样也是个exo。稍微有些失望,虽然exo...

    ä¹Ÿè®¸åªæ˜¯éœ€è¦æ”¾æ¾ä¸€ä¼šå„¿ã€‚

    é—¨ç¥žå¤´çŒŽäººæžèµ·å¥³æ€§äººç±»çš„长发亲吻,黑色的发丝从他的机械手指间滑下来,垂在她背后的猎人披风上,微微摇晃着从这头摆到另一头。

    å¥³æ€§äººç±»ç›´èµ·è…°ï¼Œå¥¹å°±ååœ¨é—¨ç¥žçŒŽäººçš„腿上,把胸甲凑到他的面前,等着他伸手来摘。

    â€”—他会意,客人的需求他都会满足,不管她是什么职业,或者什么性别。门神猎人拆下她的胸甲,他的动作似乎太轻柔和收敛,女性人类甚至对此表达了一些不满。...


    æœºçµèµ·åˆåªæ˜¯åœåœ¨ä»–背后的枪托上,然后是肩膀,最后落在他的手里。人类术士抚摸它就如同抚摸羽毛丰盈的鸟,手甲摩擦外壳边缘,顺着棱角一直绕到它的核心。机灵稍微张开自己的外壳蹭他的手指,把外壳的一支搭在他的关节上,在他用两只手捧住它端到面前时望向他那只完好的绿色眼睛。

    äººç±»æœ¯å£«å¯¹ç€å®ƒå¾®ç¬‘:“唱首歌吧snow。”

    snow想了一会儿,从以前扫描过的那些东西里调出一首曲调缓和的女性演唱的歌。那当然和她原本唱出来的不一样,机灵的核心像眼睛一样眨着,歌就断断续续从它的机体里...

This Mess We're In - PJ Harvey

我又好了

今天也在清僵尸粉,大概成了日课了要,如有误伤非常抱歉

正在清僵尸粉和不看简介就关注的某粉,如有误伤非常抱歉

No Light 8

是人类术士准备把倒霉猎人抓成队友的那天

前面的看合集吧,连接会挂


    äººç±»æœ¯å£«ååœ¨é«˜å¡”的一角,今天没有什么事,没有赏金单,没有日暮,他推掉了所有的事,然后只是坐在高处把脚伸出去晃着。

    ä»–当然是在休息,看着飞船停泊,看着云,看着巨大的旅者球,他就这么坐着,从早上呆到晚上。

    ä¼šæœ‰å…¶ä»–Guardian过来看他,对他打招呼,他也回应他们,然后目送他们跳走,又把注意力放出去。snow也跟他一起,它停在他的肩上,挨着他的脖子一声不吭。...


虽然但是,被刀抑制的时候真的有色到